木头蝴蝶

安好

【楼诚深夜60分】明诚是仿真机器人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关键词

预警: 架空,超能查派梗,人工智能,意识永恒,全然的胡说八道,并没有太多逻辑,超现实,无深度;含苏靖靖苏暗示,明台=林殊


“明先生,陪弟弟来买点心?”

“嗯,是的,弟弟的朋友喜欢,带些过去拜访。”

明诚对店员笑笑,指着明台选好的一种榛子酥,让店员称了一包。交好钱,领着明台走出店门。

明先生,明氏企业的最近一任主人,明诚,到明诚这一代,已经是第5代了,离最辉煌的明楼时代也已经过了70年。

但基本已没有人知道,这个与明楼的弟弟明诚同名的明氏接班,实际,是80年前量产的仿真秘书机器人B型的前身,唯一的一台测试机型B-0,B型秘书机器人是当时首款外形极度靠近真人的机型,除了头发与脸侧的接缝,几乎难分真假。80年前人工智能还没有完全实现,一名叫做南田洋子的女人,将仿真机器人测试机型B-0的芯片进行了改造,通过秘密工作室,使B-0拥有了思维和意识。当时的南田洋子并没有完全意识到他们造出了什么。

本想在教会了B-0对世界的认知,将其调教成完美的棋子后,将其送入明氏姐弟身边,以监视和暗中设计明镜、明楼姐弟。

却因为内部检查不严和意外,B-0被明楼作为秘书机器人B型购入。

未被开发的B-0像刚睁开眼开始认识世界的婴儿,懵懂,好奇,天真。27岁的明楼没有幼弟、没有子女、没有恋人,本是为协助姐姐管理公司,购入新生产的秘书型机器人协助工作。却意外发现,B-0不仅仅是机器人,即使他的机型是成人,他的核芯却是个刚窥探到世界的孩子。

明楼给他的B-0起了明家的名字,叫明诚。

对于明诚学习能力极强,和超出想象的认识世界的速度,明楼总是感到欣然与惊喜。有了明诚的陪伴,少年丧父丧母唯有姐姐相伴的明楼,感到了从所未有的充实。明诚同样对明楼有着超乎寻常的信任和依赖,以及崇敬、爱戴。

南田洋子在发现明诚对明镜姐弟的亲近后,立即告知潜伏在明氏姐弟家中的女佣桂姨,代号孤狼,监控B-0,如对他们有所不利,立刻销毁。

后来,明诚失踪了一个月,明楼在跟踪桂姨的过程中,救回了明诚。

然而明诚已经被折磨得机体损伤严重,精神上敏感脆弱,把所有人当做敌人。

明楼请人修复了明诚的外表以及机身,每天安静地陪伴着明诚,他早就再没把明诚当成机器人,而是把他当成家人。

后来,在明楼的陪伴下,明诚恢复了精神,不断学习着这个世界,也迅速地成长着。

明楼38岁,与明镜同时发生车祸。两人均死于意外。由于明诚的机器人身份并没有公布过,其外表与B型也有不同,便作为明楼的弟弟继续存在了下去。一代一代,变换着身份存在着。

明楼弥留的最后几天,精神格外好,神智特别清醒,便陪着明诚记录数据。

大哥,你安心走,有一天你会再见到我。这是明诚得以告诉明楼的最后一句话,明楼的回答是——我等着你唤醒我。

肉体的消亡并不是终点,我们终还会以相同的精神形态再相遇。

明诚存留了明楼大脑的数据,包括记忆,思维方式,行为模式,道德准则,存在u盘里。

这些年,他重生了很多个明楼,但那些都不是明楼,或者不是他的明楼。他销毁了他们。母盘他始终没有动,他害怕一旦动了母盘,持续的失败会让他没有继续尝试的力量。因为明楼,他太像个人了。他开始用那些同意参加实验的将死之人做实验,直到他的机体也快到达极限。

在明诚快要放弃所有希望的时候,他遇到一个叫林殊的孩子。林殊说,我想活下去,即使不是现在的模样,只要,我还是我。他成功将这个因为重度烧伤将死的孩子的意识重生在了一台少年体型仿真人形机器上,他给他起名,叫明台。

明台说,他很想见见他最好的朋友,他的朋友知道他去世,一定会难过一辈子。可是他回不去了。

“明台,你的身体虽然不是林殊了,但你仍是林殊,你的这里没有变。”明诚戳戳明台的脑袋,手指戳着明台的仿真皮肤,手感可是比80年前生产的自己强不知道多少,“你可以与他再度重逢。他会知道,你是谁。”

“明台,”明诚再次开口,”大哥就要回家了。终于要回来了。”

明诚快没电了,他的充电设备太古旧,充电耗时越来越长,但他总会醒来。他没有给自己换过身体,他希望,明楼再次睁开眼时,就知道,他从未改变。

他给自己设置了关键词,明楼会知道到哪里来,用什么语句唤醒他,那时,无论他是否充满了电量,他都会为他苏醒。然后他们可以再为他选择一个新的躯壳。

数据正在上传中,他很快就能见到他了,拥有新身体的明楼。

数据传输完毕,明诚陷入了休眠。

“阿诚,大哥回家了。”

“欢迎回家,大哥。”

接下来,我们带姐姐回家。

评论(2)

热度(6)